熱門都市异能 星辰之主 ptt-第六百八十二章 見本義(中)閲讀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星辰之主
逾限……神文?
这几个字,罗南在天渊通用语中都见过。
他甚至还知道“逾限”是个专属词汇,常用来表示相当高段的修行突破;礼祭古字中也有类似的义项,不过更多是用来形容某种境界的。
几个字拼接在一起,感觉就比陌生了——但“望文生义”还是能做到的。
“神……的文字?”
“大概是吧。”武皇陛下的回应有些随意了,“反正人们都这么说。说它是古神用来交流的语言形象载体,也是一切自蕴威能的符文之始。很多文明的文字,都是从中化生而来——谁都有点儿攀龙附凤的心思。”
“就这个?”
粉黑甜药
罗南看他简单描边形成的结构轮廓,自己都觉得实在太简陋了,且有过降维,从多个侧面的立体结构,转成二维结构,实未能臻至原样符文之万一,真不知道武皇陛下是怎么辨认出来的。
武皇陛下倒是笃定得很:“别的不好认,天渊帝国这一枚,名气还是有的,据说特别正宗。”
“陛下的意思是……”
“天渊帝国皇族湛氏,就是以它作为家徽,只不过稍加修饰,看上去高大上一点……你走的是传统天渊修行路子,对这个就一点儿不了解?”
傲 驕
大概是还没学到?
罗中衡老师的动画课,还处在初级阶段,大约是担心罗南胡思乱想、好高骛远,几乎没有涉足高等星际文明的任何背景,历史课也没有开。
至于罗南自学的资料,历史方面的则以专业历史文本为主,那是礼祭古字的领域;平常作为参考书的,也是大篇幅专业文稿,影像资料是少了些。
但如果有方向的话,应该也不难搜……
心里想着,嘴上又问:“正宗又作何解?”
武皇陛下很耐心地做进一步解释:“据说这枚神文,是湛和之主从他那个死鬼师父处学来的,是神文九大基本义之一的具象。
“意义么,大约是一个‘我’字,但意蕴更复杂,欧阳的‘自我逻辑’倒是勉强能沾上点边,你家的‘自我格式’大约也如是。”
罗南眉头跳了跳,没有说话。
武皇陛下微笑注视着他,继续讲下去:“……虽是具象,但根据每个人学习理解的侧重不同,都会呈现出不同的模样。
“湛和之主是逾限主宰级别的大能,又受古神亲炙,转义呈现的这个‘我’,已经是非古神生命所能理解的极致,据说由此一义,可尽见九大基本义,在古神层面交流无碍。如此传承,当然正宗。
“可惜,自湛和之后之后,其血脉、各大君再转、三转乃至无数转,早已让此字面目全非。别说见九义,两义三义都少见——昌义璇大君据说能见四义,他那个拗口的姓氏都是根据这事儿硬改的。一字出而四义明,中枢动而四域清……嗯,只是传言。”
昌义璇!荡魔大君!
这个名字,一下子触碰到了罗南的已知领域,让他对这枚字符的价值,有了最直观的理解。
罗南面色勉强还算平静,心情却像工作区中投射的迷离光线,恍惚无定。
听上去,好像比礼祭古字更高级的样子。
毕竟,礼祭古字也只是参考古神交流的形式,进行的二度模仿创作,逾限神文显然要更趋近于核心。
而这,也能从他学习礼祭古字时,天然的解析能力中得到印证。
他不太懂什么见九义、见四义,到现在也确实只见到“我”字一义。不过恕他思维飘忽——那个“我”字秘符呈现之时,周边缭绕的模糊符号,是几个来着?
那又代表了什么?
还有,中间有一次……
忽然之间,罗南的思维触碰到了某个极烫手的东西,头皮都给灼得发痛。
也在这时,武皇陛下的声音响在耳畔:“在想什么?”
“嗯……逾限主宰是什么?”未定型、未评估的思路,肯定不能随便吐口,罗南便找个了理由。
但他也不是胡扯的。因为这个词儿,正是他在礼祭古字中,找到的“逾限”一词的对应义项出处。
“这个词听过?”武皇陛下真的非常敏锐。
“呃,见过。”罗南没必要装傻,但也不至于和盘托出,“好像是一种修行阶位?差不多到顶的那个?”
“天人、大君、主宰——攀爬天梯是天人,自据虚空是大君,虚空不受曰主宰,这个说起来话就多了,我们可以日后细聊。”
天子 小說
罗南点头不迭,转眼又问:“九大基本义是什么?”
武皇陛下笑了起来,然后摊开手,作无奈状。这对她来说是个极罕见的动作。正因罕见,意思才表达得清楚。
不知道?不能说?
罗南撇嘴,很快也笑起来。
这样才正常。
接触了礼祭古字之后,他知道有些东西确实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描述清楚、表达无碍的。事实上,如果武皇陛下真的信口讲出九大基本义的真谛,让罗南纳头便拜也不算过分。
如此,两个人的思维,算是重新并轨。
武皇陛下的话题,仍落在那个“我”上:“虽不知你那个是转了几手的,研究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些。据我所知,便是天渊帝国全盛时期,神文研究也只是限定在有限的小圈子里,能够研习参照的,层级实力也非比寻常,否则反遭其殃。”
“殃?”
“忘了么,知识是有份量的。”
污染處理磚家
罗南下意识看倾斜的船体。武皇陛下的嗓音则持续入耳:“能够真正理解神文的,只有古神级别的怪物……越是理解,越是趋近,不如此,就不能承载其重。”
“虚空不受?”罗南莫名道出刚刚才学会的新词儿。
武皇陛下将书卷在掌心一拍,算是赞赏。
“湛和之主那么大气的一个人,都要谨慎传承,何况我等?天渊帝国大多数公民,只能学习由它衍生出来的真传课程,具体科目应该是‘通真’吧……所以也有叫它‘真传神文’、‘通真秘符’的。
“对了,你知道什么是通真吧?”
罗南“嗯”了声:“通识四学二十科。”
“果然,你学的东西是有体系的。”武皇陛下做了个小小的判断,也说明了理由,“你在朋友群里发那些东西,莹莹今天才发给我看,据说也是经过你允许……”
罗南自然要表现得大气一些:“本来就没什么遮掩的必要。”
武皇陛下颔首认可:“恭喜了。不管怎样,神文便是神文,你能以它作为翻译器,统摄理解天渊通用语,便证明它的源流颇为纯正,以它为基础,修炼通真课程,事半功倍……虽然这个时代,更可能是要命的灾殃。”
“灾殃?”
类似的重复,两人话中含义都已有微妙不同。
罗南目光灼灼,武皇陛下则一片坦然:“世道已经变了。天渊帝国已成陈迹,只有湛氏含光祖庭还留下一点儿可供参观的样本,也大都封在冥寂长河中,在万神孽咒中苦挨待毙。
“此时,中央星区万千国度各有神明护佑,于诸天之上,结‘星盟’之誓,彼此之间偶有冲突,大面上也基本算得上和平。
“只是,他们对域外恶种、邪君神孽,向来是杀之而后快的……我早就想问了,你那套体系里在,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吗?”
小 落 生物
“嗯,不太了解。”罗南说了句含糊的实话。
武皇陛下点头:“我大概能猜到,你那边的来路了。怕不是孽劫世之前,或者之后不久,那段时间确实混乱不堪,天渊遗脉散落,湮没于星空……你知道什么是孽劫世吗?”
罗南这次保持沉默。
“看样子是知道啊。”
“陛下才什么都知道……我却猜不到陛下你的来历。”
罗南言语中,多少有些持续被动中的怨气。这怨气其实没道理,却是他试图找回主动的工具。
他把这怨气指向武皇陛下,但最初只是一晃,旋又跳转:“还有李维。你还说灾殃、禁忌,李维那套我感觉才是‘禁忌’。
“那他是域外恶种,还是邪君神孽?”
经过这一层缓冲,罗南才真正掉转矛头:“说起来,陛下您的超凡力量,虽然不是特别清晰,应该也是精神侧没错吧?
“这是合乎权限的,还是禁忌?”
凭着似实似虚的情绪,罗南哇啦哇啦说了一通,武皇陛下倒是从头到尾微笑听着,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这已经是罗南能想到的最理想的状态了。
又或是,这算是武皇陛下的“鼓励”?
罗南也顾不得太多,万般疑惑,都归于这一组问句:
“您是什么来路?李维又是什么来路?你们这些遨游宇宙的高等文明大人物,为什么争先恐后往地球这么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来?”
武皇陛下并没有按顺序回答问题,她仍在微笑,视线却是错过罗南肩膀,投向了更远处的冲击平原:
“地球么,目前在中央星区,应该还是个无人知晓的角落,这是没错的。
“但要说它不起眼……就结果而言是没错,可里面还真有一些值得说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