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拜月南山-第三十八章 你是傻了嗎看書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小說推薦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听得姜仁文此言,乐羡恍然大悟,原来她们主仆三人脱发并不是因为冷宫中饮食不好,而是早就有人蓄意让她们吃了对身体有害的东西。
姜仁文继续道:“微臣刚刚给小主诊脉,想必小主吃这东西已经有了些时日了。”
茹仙听了不免担忧起来,“那还有得办法挽救吗?头发不会……一直掉吧!最后秃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掉的最多了。
姜仁文露出一丝笑,许是被茹仙逗乐了,便道:“无妨,现在发现的也不算晚,微臣开些温补的方子,小主按时来吃,月余也就好了。”
乐羡对着姜仁文道谢,随后又说道:“姜太医,这饮食之中掺加了兔肉和芹菜之事我是不知的……若是旁人问起我的病症,我想你该知道怎么说吧?”
姜仁文微微怔愣,随后了悟,道:“小主只不过是偶感风寒,着了凉气,其他的无碍。”
乐羡点了点头,莞尔道:“谢谢你,姜太医。在宫中,有的时候装作不知道会给自己省去很多麻烦。”
姜仁文颔首谦卑道:“微臣谢小主提醒。”
随后乐羡又让姜仁文给茹仙和西林瞧了一番,她二人的症状却是比乐羡轻了不少。
只因近来茹仙与西林不与乐羡吃同样的东西,故而症状渐渐消减。
主仆三人诊治过后,乐羡吩咐茹仙,“送姜太医吧。”
茹仙送姜仁文出了承乾宫,姜仁文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他才刚入太医院半个月,竟然就碰上了这种宫廷秘事,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当下唯有守口如瓶,方是万全之策了。
正思索着,忽听得身后有人唤他,“姜太医留步!”
姜仁文回首,却见是刚才乐羡身旁的一个宫女,生得杏眼桃腮,粉唇皓齿,正笑着朝他走来,好似欢跃的燕儿,又好似俏皮的花儿。
一瞬间春风拂面,姜仁文便有一些出了神。
西林走至姜仁文的面前,含笑道:“姜太医,我家小主看你鞋子破了,特命我将这个给你。”
说罢将二十两银子交付给姜仁文,“小主说,姜太医是聪明人,以后还需姜太医多多关照才是。”
未待姜仁文道谢,西林已经转身离去。
都市超级神尊
甜心总裁娇妻控
姜仁文看着那少女的背影,忽而面颊一红,转身快步回了太医院去了。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屋中,乐羡看着早上的膳食,唤来了自己身边伺候的太监小成子,吩咐道:“这东西都是从御膳房送来的,今儿个中午,你便去盯着,看何人动过手脚。”
小成子应了一声,“小主放心,奴才一定查得明白。”
自从上次这些奴才与乐羡一同受过拶刑之后,个个都是忠心不二,办事也十分尽心,这一点乐羡还要感谢皇上,都是皇上教她的深宫法则。
等传了午膳,小成子进屋打了个千儿道:“回小主,奴才一直在御膳房盯着,小主儿的饮食没有外人动过,都是御厨们做完直接送来的。”
乐羡品尝了一口,实在是吃不出,便不由地蹙眉道:“这兔肉和芹菜都不是毒物,便是银针也试不出来,可这吃着要如何知道是加了还是没加呢?”
茹仙道:“那姜太医便是知道,不如让他来尝?”
西林摇头,“一日三餐,总不好顿顿让他来吧?”
众人正苦思之时,晴云开口说道:“小主,奴婢能吃出来。”
闻言众人都望向晴云,晴云道:“奴婢自幼吃不得芹菜,吃了便登时身上起疹子,所以只要让奴婢一尝,便知道加没加不干净的东西!”
乐羡看向晴云,却是摇头,“你那是过敏,这非同小可,若是不甚,会有性命之忧的,不行!”
晴云看着乐羡,心头不禁生出一丝暖意,没想到小主会关心她的性命,这更加坚定了她的决心,“小主,奴婢不怕,奴婢只吃一点点,就会起红疹,只要不多吃,没事的!”
乐羡摇头,“不成,虽然这个是法子,但岂能拿你的性命来验?”
西林的眼睛转了转,“小主,不如不让晴云吃就是了,只一点点涂在她手臂上,看看有无反应,不就知道了?”
晴云眼神坚定地看向乐羡,“小主待奴婢真心,奴婢也待小主真心!请小主允了吧!小主若是不允,那便是没将晴云真正地看作您的婢女了!”
言毕,晴云决心已定,便起身说了句“小主恕罪!”就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小口放入了口中。
乐羡意阻止却也是来不及了!但仍旧冲到晴云的身旁去拍她的后背,道:“快吐出来,你是傻了吗!”
晴云却只是憨憨笑着看向乐羡,“小主恕罪就行了!”
只片刻晴云的脸颊上便生出了红色的小疹子,像是痱子一般。
茹仙惊道:“还是掺了东西了!”
“西林,快去领着晴云去太医院,寻些药给她吃了!”乐羡此刻最关心的不是掺没掺了东西,而是晴云的过敏。
过敏这种事儿,可大可小。
妙手狂医
若是不严重,一时三刻症状也就过去,但是若是严重的话,那便是会没命的!
乐羡之所以知道这个事情,是因为她初中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女同学对鸡蛋过敏,结果有一次不小心吃了鸡蛋,若不是送医院及时,便性命难保了。
晴云满眼感激地看向乐羡,“小主,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呢!”
乐羡不听晴云的话,只对西林道:“还不拉她去!”
西林便拉着晴云往太医院去了。
小成子跪地道:“小主儿恕罪!都是奴才办事不利!可奴才盯着寸步不离,不见那御厨往里放什么东西啊!”
乐羡看着桌上的几道菜,分别是卤煮咸鸭、锅烧白菜、麻酥油卷儿、豆腐丸子,主食则是粳米饭,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可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乐羡瞧着那碗盘,不禁想起某宫斗剧的情节,莫非是在碗盘上动了手脚吗?
思及此,乐羡便仔细去看那碗盘,她端起了豆腐丸子倒掉,仔细去闻那盘子,又让茹仙和小成子也闻了,可谁也没发现任何异样。
乐羡想了想,口中吩咐道:“茹仙,一会儿刷个干净的碗拿回御膳房,就说我要喝粥,做一碗来。看看还加进去东西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