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逆天狂妻,你是我的! 起點-第二十五章 洛塵分享

逆天狂妻,你是我的!
小說推薦逆天狂妻,你是我的!逆天狂妻,你是我的!
清晨,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初生的太阳照在风亦轩风亦浩的身上,接受着晨光地淋浴,身边的草坪上,露珠在闪闪发光,清凉的微风在身边抚过,有时还带着一丝谈谈的花香。
缓缓的二人睁开双眼,看着满院子为他们担忧的人,可是他们还是以为是做梦梦一,感受着体内的变化,那一刻的感觉是怎么真实,二人起身来到自己父母身边“爹,娘”,这十年来的屈辱这一刻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白无双一边哭着,一边摸着两个儿子的身体“有没有受什么伤”赶紧上下查看他们连个人的身体。
风傲阳欣慰的看着两个儿子,多年来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如后要更加努力修炼”随后又看了一眼坐在草地上休息的分亦羽,让人推着轮椅走过来“羽儿,谢谢你”这可是她多年的心结。
“爹,为什么要谢谢我,我们不是一家人么”风亦羽有些不高兴的看着风傲阳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爹,娘,还有你们两个,赶紧都回去休息吧,听琴,白莫留下”风亦羽边说边打着哈哈。
他们也不便打扰,只好先行离开,看着院里的三个人“那个少年如何了”,风亦羽主要想知晓那本丹书是在哪里得到的。
“小姐,哪位公子期间醒了一回,可是吃着东西竟然又睡着了”,听琴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吃这么多东西,吃着东西就睡着了。
“那等他醒了告诉我,白莫,今日不见客也不要让他们在府门外逗留,加强府内的警戒,好了你们下去吧”风亦羽还有其他的事情做。
“是”
在二人走后院子中只有风亦羽一人,在房间外舍下结界,边又进入空间之中,现在他要好的准备一下东西,加强府内那些守卫的实力,他们强大府内的安危才能得到保障,尤其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一定被不少人盯上,还是做些防范比较好。
需要炼制大量的洗髓丹,用来给那些侍卫洗经伐髓净血,这样他们的实力将会再次突飞猛进,这么多人可是需要不少的丹药,疗伤所用的丹药,这些都要给他们准备上。
一晚上炼制了上百中丹药,灵力已经达到晋升的巅峰,可是风亦羽强行压制了一下,她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不会引起注意,她的实力还需要隐藏,太早将实力暴露给敌人,可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在搞定一切事情后,风亦羽好好的睡一觉。
“小姐,哪位公子醒了,想见您”听琴亲自前来通知。
睡梦中的风亦羽被吵醒,多有不悦还是压着内心的火气,“带他过来”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一时间竟然不想动了,“看来我也得找个可心的丫头了”,感觉自己怎么还比之前更懒了,根本不想动洗脸梳头她都懒的动,最后还是决定不洗不梳了。
“小姐,人来了”听琴带着人来到门后。
“进来吧”听到声音听琴才推门进去,只见到风亦羽一头乌黑的发丝垂落身后慵懒随意。
听琴将人请进来,少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并且人精神清凉了许多,看着眉清目秀的,也是个翩翩少年郎。
进来的少年看着太师椅上慵懒斜坐着的女子,绝美的容颜,随意洒脱的坐在哪里,一时间竟然望的出了神。
“公子,这便是我家小姐”听琴打破了沉默。
少年这才回神发觉自己失态了“风小姐,,在下洛尘,多谢贵府收留”
“不用客气,坐吧,公子姓洛可是逍遥山庄的人,怎么如此狼狈”风亦羽早知晓此人身份不凡,气度不凡,还有手上的那枚五宝空间戒,大陆上姓洛之人,只有那个逍遥山庄。
“正是,不瞒风小姐,这次是瞒着家里人出来的,我有嗜睡症总是不知不觉的睡着,所以钱财才被偷的干净,还好一些东西还能换些钱财,现在准备灰溜溜的回家”洛尘一路上总是接济穷人,再加上一睡着还被人偷走不少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来的狼狈,他已经 习惯走哪里睡哪里的生活。
‘逍遥山庄背后势力不错’,风亦羽开启神灵瞳,查看着洛尘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突然看向洛尘的脑子,还真是发现一个小家伙“瞌睡虫”风亦羽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啊?风小姐你在说些什么”洛尘以为她在给自己说话,可是没有听清。
“看我得了你一本古书的份上,你着嗜睡的毛病我给你治”风亦羽看着一脸懵的洛尘。
只见洛尘微微一笑“风小姐,还是要谢谢你,只是我着病请过君级炼丹师也是束手无策,这么多年我也早已习惯了”
风亦羽还从未见过如此若此温柔似水的人,平淡的看待一切活的如此肆意洒脱“君级算什么,能只好你才有本事”谁会查看一个人的脑呆,这种虫子是没有任何危害的,只会让人嗜睡,睡个十天半个月都是正常的。
迷之鲜师
风亦羽又拿出来一瓶彩灵水,顺手拿了桌上一个空杯子,“拿着”将杯子放在洛尘的手上“还好你遇到的是我,可能会有点难受忍着放在自己鼻子下边”将彩灵水倒在杯子里,“使劲吸味道”。
‘好浓郁的灵力,这是彩灵水可是和家里的相比,根本没办法比’洛尘的眼神都在彩灵水上,突然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加快的蠕动,非常的难受让洛尘感觉奇痒无比,可是又没办法去挠,那种感觉真是很痛苦,那感觉转移到鼻子,只看见一个绿油油的虫子从鼻孔里出来。
洛尘瞪大了双眼,眼珠子看着鼻孔出来的虫子,在哪里蠕动慢慢的沿着杯口,一点点的向茶杯子试探,吓得他的双手都在颤抖,赶紧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捂着自己难受的鼻子,听琴赶紧递上来一块手帕。
“这…这是什么”洛尘看着那只虫子,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脑子里。
“瞌睡虫,这种虫子喜欢在人脑里寄居吸食灵力和微量的人脑,没有什么危害,这种虫子可是不常见的”风亦羽拿出一个小瓶子将虫子给装起来,也许以后可以整人用,这东西她的好好留着。
“瞌睡虫,我如此嗜睡就是因为它”洛尘不由觉得好笑,瞌睡毕竟那可是折磨了他好几年。
“现在你也好了,我问你点事,那个破损的丹书你是在哪里得来的”风亦羽又做到太师椅上,看着一脸傻笑的少年。
“丹书”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那个丹书我也记不得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空间里的,我也是摆摊的时候第一次见”洛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