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txt-第1826章王爺爺,天王山之戰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这颗大树原本只是小树苗大小,但几乎是一瞬间,树苗长成了苍天大树。
将王娅笼罩其中。
白鹤祖师的弥天大掌落下,却尽数被大树给抵挡住。
“什么人?”白鹤祖师眉头一皱,冷喝道。
“白鹤道友多年不见,脾气还是这般暴躁,”一道悠扬的老者声音响起。
众人抬头看去。
只见在西北方向的位置, 一名乘风踏云的老者悠哉而来。
老者身穿绿色长袍,嘴巴上面的胡子特别有型。
形成一个弯曲的弧度,就仿佛虬龙的树根般。
他脸庞干瘦,一层皮包裹着骨头,皮包骨内不见肉。
虽然老者长的如此瘆人,但他周身却有股很浓郁的生命气息。
若是凡人临死前能闻一口如此生命气息, 只怕能强行续命几年。
老者的牙齿参差不齐,一口的大黄牙。
“王老鬼,是你,”看到这老者的到来,白鹤祖师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不过还是冷哼道:“你植物一脉这是想公然造反嘛。
帮着外人打压咱们瑶池的人?”
“王爷爷,”看到老者到来,王娅姐弟倒是脸色大喜,连忙上前问候道。
徐子墨也想了起来。
之前在断狼山谷,王娅姐弟就曾经说过。
如今植物一脉人才凋零,只剩下三个人了。
除了他们两个外,还剩一個王爷爷,经常闭关不见人。
如果所料不错,这王爷爷便是植物一脉的最后一人。
王爷爷将王娅姐弟挡在身后,随即笑呵呵的朝徐子墨点了点头。
这才看向白鹤祖师一群人,冷笑道:“你这帽子戴的可以啊,一上来就说我背叛瑶池。
白鹤道友, 这么多年了,你这不要脸的性格还是没变啊。
一个堂堂老祖级别的人物, 竟然对几个小孩出手, 还真是不要脸啊。”
白鹤祖师被说的脸色铁青, 冷声回道:“我警告过了, 是他们执迷不悟。”
“再执迷不悟,那也是我植物一脉的人,你有什么权利没通知我之前,私自处理?”王爷爷质问道。
虽然说,铸鹤一脉乃是瑶池的执法一脉,有处置弟子的资格。
但是在处置弟子之前,必须有同是植物一脉的人在场才行。
这也是防止执法一脉权利太大,随意处置。
“你植物一脉就那几个人,若是没了伱,只怕植物一脉也该在咱们瑶池除名了,”旁边传来讥笑声。
王爷爷转头看去,这说话之人,正是宝脉的多宝老人。
神級戰兵 暗黑君主
语瓷 小说
“你宝脉厉害,当年天王山一战,就属你宝脉跑的最快,”王爷爷冷笑了一声。
“若不是当年我植物一脉几乎全部战死在天王山,你以为瑶池能有如今安宁的日子?”
听到这话, 多宝老人瞬间不说话了。
这是宝脉最耻辱的历史。
甚至在瑶池中,私下都不允许被提的。
所谓的天王山之战,那是瑶池近代史上最惨烈的一战。
而瑶池的敌人, 自然是苍玄域的妖族。
事实上,早在万年之前,妖族就与瑶池不对付。
其主要原因是,瑶池所在的昆仑山位于苍玄域与幽冥域的交界处。
然而瑶池自成一体,不属于任何人的管理。
这对幽冥域来说,倒是无所谓。
因为幽冥域是死人的世界,对活人不要看重。
但是苍玄域却不同,妖族一心想要占领昆仑山这块宝土,统治整个瑶池。
所以这之间,矛盾自然是少不了的。
五千年前,十六妖族之一,穷奇一族的祸斗当上了妖王。
当时的祸斗想要统治整个十六妖族,便立下军令状,带领穷奇一族攻打瑶池。
若是攻陷瑶池,那么十六妖族便尊祸斗为妖族之王。
十六妖族都听他号令。
当时植物一脉有镇守的主城,势力还算庞大。
穷奇第一时间袭击了植物一脉的大本营,千松城。
穷奇属火,而植物属木。
不得不说,这妖族是打的好算盘,以火克木,天然就处在上方。
植物一脉拼死一战,顺便将消息传回了瑶池内部。
而当时,距离千松城最近的,正好是宝脉。
多宝老人带着宝脉前来支援。
本来若是宝脉强行拖住,两脉联合,完全可以拖住穷奇一族。
最终瑶池形成一个大包围圈,一口将穷奇一族吃掉。
可惜战斗了一段时间,宝脉的弟子们竟然怯了,被打怕了。
最终在多宝老人的带领下,宝脉全县撤退。
而植物一脉,最终几乎是打光了所有的人,才拖到瑶池前来,重创了祸斗,打退了穷奇一族。
这件事后,虽然说宝脉受到了瑶池严厉的惩罚,但毕竟伤亡不大,经过几千年的修生养息,也渐渐庞大了起来。
而植物一脉却是从此一厥不起,没落到现在。
正如多宝老人说的话,若不是王爷爷还在,植物一脉只怕早就被除名了。
………
“多说无益,今天的事你们植物一脉的人可以走,但这外人却不行,”眼看着宝脉有些心虚,白鹤祖师率先说道。
王爷爷冷哼一声。
他看向徐子墨,随即说道:“这位小友是我们植物一脉的客人,这件事我当然要插手了。
白鹤道友,你若是想战,我陪你玩玩。”
“王老鬼,你不要太过分了,如今的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白鹤祖师冷哼一声。
“看来当初没把你打够,若不是当初西王母说话,你以为那件事能轻易了结?”
王爷爷脸色一淡,说道:“别废话了,现在我就可以教你做人。”
当这这么多人的面,王爷爷如此说话,自然让白鹤祖师没有脸面。
他冷哼一声。
周身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一只黑暗鹤凝聚而出,从背后飞了出来。
到达三花境后,这黑暗鹤便是他的神魂。
神魂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几乎就宛如一个活物般。
黑暗鹤朝王爷爷杀来,还未到眼前,那扑面而来的杀气已经凝聚成型了。
王爷爷的周身,同样是绿色的生命气息缠绕。
他一抬手,一滴绿光落下大地之上。
几乎是瞬间,这滴绿光便化作一条条藤蔓,不断的蔓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