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最後的工讀學校 ptt-第三十五章:瞎眼偉原來是老大看書

最後的工讀學校
小說推薦最後的工讀學校最后的工读学校
王耕校长一看,是王书林书记打来的,他朝法制副校长李阳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来到办公室外。
“喂,书记你好,我是王耕。”
“王校,那三个孩子送去了吧?和你说一下,我找了一下蒋小泉所长,弄清楚了那三个孩子与夏伟的关系。”话筒里传来王书林书记的声音。
“哦,有什么内幕吗?”王耕校长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他回头看看签协议的几个人,又拉着法制副校长李阳向办公室外面走廊走去。
“夏伟,绰号瞎眼伟。是开歌舞厅的,那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小弟,基本上都是他带坏的。这个夏伟还参与地下赌博,经常放爪子,就是放小头利,高利贷那种,这三个孩子主要是帮助他收账讨账的,因为是未成年人,能逃避打击。所以未来我们帮教的任务比较重。”
“原来这样啊!”王耕回过头,远远再透过校长办公室的窗户,看夏伟那油光水滑的头,顿时涌出一股厌恶。但是越是这样的孩子,越是不能抛弃,学校的任务就是争夺,把孩子彻底抢过来,矫治帮扶。
王耕校长与法制副校长李阳走回办公室,看看三家六份协议已经签完。他想,关于夏伟与这三个孩子的关系,可能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和单友高的父亲都未必知道,现在不宜点透。便说:“既然协议已经签完,我们就要努力做到。特别是夏总,他们三个孩子可都是你送来的,能不能成功矫治和帮扶,你的责任最大。”
“是是是,这个自然。”王耕校长没有想到,夏伟竟然一口应承。而他旁边那三个孩子诚惶诚恐,眼神中反而多了一种感激。
“这位姑娘你多大了?”王耕转头问了下随同长毛三郑小毛母亲来的那位女孩。
“我,我十七,但我可是高中都毕业了。”那女孩十分爽直,笑吟吟地接着说道:“郑小毛别看他个子高,心眼不多,请校长管严一点。以后有什么事,我来联系校长您。”
王耕一看这女孩谈吐十分自然,而且落落大方,根本不像是有劣迹的人,但她怎么会与长毛三谈对象呢?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是这女孩看出来王耕校长的疑虑,再也不说话,只是索要了王耕校长的手机。
接下来,三个家庭的家长到财务室缴费,领取被褥和生活用品,帮助到宿舍安顿好后,离开了学校。
按照事先的宿舍调配方案,现在的住宿是这样的。
第一个房间:童象、樵夫小陶、夏宇。
第二个房间:蜡笔小新徐新、涛涛、长毛三郑小毛。
第三个房间:羊羊羊朱阳阳、宁波老大朱当当、单友高。
第四个房间:打篮球的张彤、小蛔虫周乐、汉大吹李翰墨、爬墙虎贾虎。
中午吃饭前,照例王耕校长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介绍三位新同学,并且要逐一与他们三人分别谈一次话。
可是这些还没有来得及做,王耕校长在办公室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王校长,我是高芸芸,就是刚刚到学校来的郑小毛女朋友。我想现在见见您,我在你们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我有重要的事向您报告。”对面的女孩自报家门,她显然离开后又折头而返,肯定是有比较秘密的事。
“不能来学校吗?”
“不是不想来,是不能来。”高芸芸说。
“噢?”王耕校长顿感奇怪,这个女孩所说的重要的事,难道与这三个孩子有关?“那你在那等着,我过去。”王耕校长放下电话,与法制副校长李阳交代了一下,又安排值班老师去介绍三位新生,自己则匆匆向学校外七八百米远的公交车站走去。
到了公交车站,那女孩从广告牌一侧迎上来。
“王校长,打搅到您了。”十分的有礼貌。
“什么事,你说。”王耕校长也是开门见山。
这女孩向周围看看,确信没有其他人,才说:“王校长,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与郑小毛处朋友吧?”她开口说了这段话,王耕校长笑笑,是很奇怪却又不奇怪。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我是一个孤儿,寄养在我舅舅家里,高中毕业后我找了份客服的工作,有一天晚上下班,遇到了一群小流氓的纠缠,最后……”
“我明白了,是郑小毛救了你,可是你今天告诉我的不是这件事吧?”王耕校长打断了她的话。
“对,我和小毛好上以后,我才发现他的妈妈不好,他竟然利用小毛去给那个夏老板当打手,去讨债要账,并且他妈妈也让他参加放爪子。”
王耕校长也是刚刚明白什么叫“放爪子”,他很吃惊。“你是说郑小毛一边给夏伟当打手,一边利用这机会放爪子挣钱。”
“是的,那个夏伟让他们每讨回来一笔钱,都有10%的提成。他们三个都是被他带坏的,而且他还让小毛挑头打架,额外奖励就是允许他也参与放债。”
“那这件事,郑小毛妈妈知道吗?”王耕校长问。
夜轻城 小说
“当然知道,这正是我生气的地方,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妈妈。为了几个臭钱把儿子推向火坑。我要帮助郑小毛开始新的生活。我知道他读书是读不进去了,只希望您能帮助他脱离魔爪,做一个正常的人。”高芸芸一口气说完,盯着王耕校长。
“你有什么打算?”
财色 小说
“我去找过派出所的蒋所长,蒋所长说,阳光学校有您和王书记,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是蒋所长让我来找您,让我动员小毛,配合他收集证据,准备端掉这个地下赌博和放贷的窝点。另外我也打算开一个小超市,如果小毛改造好了,我就和他一起打点,开始新的生活。”
听了高芸芸的话,王耕校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高芸芸说的一切,长毛三郑小毛不过还是一个孩子,竟然涉及这么多的事。“这件事,还有谁知道?你的想法郑小毛知道吗?”王耕校长问。
高芸芸摇摇头。
王耕校长也是叹了一口气,每个新生入校,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除了朱依依,每个人都是这样凌乱不堪,让王耕校长身心俱疲,耗尽所有的精力。也让作者写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
其实高芸芸所说的瞎眼伟夏伟所干的事,王耕校长已经知道,只不过没有高芸芸所说的这么清晰,有些事他还有是有些意外。比如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也知道并纵容自己的孩子参与此事,而且还拿钱支持自己的孩子也去放高利贷。这样的家庭孩子不出事才很奇怪,出了事又把孩子当包袱,甩给社会和学校。
“你做得很对,姑娘,不过你们这么早就谈对象,是不是早了点?你们都还很年轻,还没有长大,大把的好机会和好前程在等着你们。”
“我没有家庭,他有一个很畸形的家庭。我们在一起也是抱团取暖。”
这理由听起来很奇葩,却又让人感觉很沉重。
“好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把握好尺度,你们俩离婚姻法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还很远,共同帮扶吧。”王耕校长只能这样对高芸芸说,不过他又叮嘱了一句:“至于你刚才说的,想开一个超市,我很欣赏你们自食其力,自立自强的想法,但这需要一大笔投资,而且需要一定的市场经验。做过调研了吗?”
“谢谢王校长,我会很谨慎的,我以前勤工俭学和我现在打工挣了一点钱,我们面前的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们必须要走自己的路,让财务独立。”高芸芸说。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走自己的路,让财务独立。”王耕校长默默地重复着这几句话,虽然是个17岁的孩子说出来的,却也像自己的心声。
“姑娘,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忙,你随时给我打电话,你说的事,我会留意,我们一起帮助郑小毛从成长的阴影里走出来,彻底摆脱夏伟的纠缠,不能继续在违法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谢谢王校长,刚刚我半路下车,可能他们都有怀疑呢,我得抓紧时间走。”高芸芸匆匆告别了王耕校长,踏上一辆进站的公共汽车。
王耕校长百感交集,面前这样的女孩太少了,她与朱依依一样,小小年纪就面对生活,如同一棵小草,却不屈不挠。而且懂得自珍自爱。虽然有些人生观和恋爱观不能赞同,但是那种热爱生活、那种人生态度却值得赞赏。
等王耕校长回到阳光学校,学校的食堂已经开过饭了,樵夫小陶正在和朱师傅一起收拾餐厅。“还有饭吗?”
“有,王校。知道你要回来吃,留着呢。”朱师傅把扣在锅里留着的饭菜端出来,然后走到王耕校长的身边。“王校,怎么样?我上次和你说的小陶的事。”
如今的朱师傅也越来越喜欢樵夫小陶陶兵,除了手把手教他一些厨艺,也教他如何做人。
“有希望,有很大的希望。市里正在协调相关部门准备开一个会,正式出台一个文件,我相信,有了这个文件,小陶当兵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王校,真的假的?如果这样就太好了,小陶你过来,快谢谢王校,他可比你亲爹还关心你,好好感谢王校。”
樵夫小陶陶兵赶紧跑过来。“校长,你刚刚说的事是真的哇,谢谢您!”他规规矩矩地朝王耕校长鞠了一躬。
“王校,今天这个烧茄子味道怎么样?就是小陶做的。”
“啊,是嘛!不错不错!”王耕校长放下筷子,向樵夫小陶陶兵挑起大拇哥。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最後的工讀學校 布衣牛板筋-第三十四章:十八羅漢湊齊了閲讀

最後的工讀學校
小說推薦最後的工讀學校最后的工读学校
“你为啥请我们吃饭啊?请问我们怎么称呼你?”王耕校长也走过来了。
这个年轻人站起来,对“二王”领导说:“王校长、王书记,你们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们,只是今天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们,可否我们一起吃,我有一件事相托!”
“噢?那就过来吧。”王耕校长看了看了王书林书记,见他没有反对的表示,便邀请这年轻人到自己桌子上。
“我姓夏,叫夏伟。”年轻人一坐下,便自我介绍。
“那你是……”王书林书记还是很警惕,警察队伍有纪律,对陌生人或这种来路不明的饭,一般不吃请。
“王书记,我是个正派人,前面那个歌舞厅是我的,我也有你们警方的朋友。”
“噢,那你认识谁?”王书林书记问,他依然没有拿筷子。
“我们辖区派出所的蒋所长。”夏伟说道。
“你们辖区,你说的是蒋小泉所长。”王书林一看,这一片是山南派出所。
“对对对,蒋所长。”
“那你找我们干什么?有事可以去找蒋所长啊。”王书林一听,看来此人所找的事,连蒋所长也搞不定,十有八九是来开后门的,这饭更不能吃了,便使个眼色让自己的侄女去结帐,把年轻人的饭钱退掉。
这个叫夏伟的年轻人笑笑,伸手拦住了王书林书记的侄女,“王书记,你不用多心,我不是找你开后门的,只是我有个弟弟不太听话,他和另外两个同学惹了点事,打架现在被行政拘留了,明天就放出来了。蒋所长已经把我们三家叫过去了训诫,让我们家长严加管教。”
“你弟弟多大了,在哪?”王书林书记立刻追问。
我 什麼 都 不 知道
“我弟弟今年十六,另外两个同学十七。”
“不对呀,治安管理条例规定,年满十六未满十八岁的初次违反治安管理法的可以不执行行政扣留,看来不是第一次吧。”王书林书记这点,认真法律他要比王耕书记更门清。
“是的,是的,多次了,在家排行老小,从小被外婆宠坏了。”
“他们没有上学吗?”
“我弟弟和另外一个上学,还有一个辍学了。这回来学校也不会再要了,蒋所长建议送到你们阳光学校去,并且还给了我电话,我下午还去过你们学校,从墙上的公示照片,认出你们了。”
听到夏伟这么一说,王耕校长想起来了,学校的公示栏,自己的和王书林书记的相片都有。“你的意思,是要把你弟弟和他的同学都送到我们学校去?”
“是的,是的,请二位领导一定要帮忙,否则我这生意也做不好,家里实在没有办法管他们了。”
一听说又是找上门的生源,王耕校长自然是十分开心,便问:“那两个孩子家长是什么意思?”
“他们,他们当然是同意哦,他们委托我来联系的。”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知道我们学校的招生条件吧。”
“知道知道,明天我们三个家长到拘留所接到孩子,就直接送过去,行吗?”
“可以。”
“王校,这饭不能让小夏请,我们还是各吃各的。”王书林书记一听是此事,更加坚定,这夏伟一看,也没了办法,反正问题已经解决,也就不再坚持了。
等夏伟一走,王书林书记对王耕校长说:“王校,一会儿我来打个电话给蒋所长,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耕校长看看王书林书记,不明所以。
“我看这个叫夏伟的,也不是什么好鸟。”王书林书记压低了嗓子说。
王耕校长一听,拿眼瞟了瞟,果然脖子上那两个十字架项链,左耳上的耳钉,右手的食指上戴的黄金戒指,再看看他对面坐的那个人,两个都是一身的痞气。
唉!现在王耕校长属于典型的“饥不择食”,只要是有学生愿意到阳光学校,自己还有得挑吗?“书记,你问问也好,这样的家庭不出问题才怪。”
三个人吃完饭结帐,各自回家。
手腕 小說
从明天起,学校真的成为十八罗汉了。
要是十八罗汉没有了神仙功力,单凭个人素质和本事,绝对比不过阳光学校的这十八个学生。王耕校长第二天上午一到学校,立刻按照夏伟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
“王校长,我们已经在拘留所门口啦,一会就送三个孩子过去。拜托拜托。”没等王耕校长发话,夏伟就忙不迭地说开了,那急迫的语气,仿佛就怕王耕校长变卦。
“那好,我们在学校等你。”
王耕校长一说完,立刻把值班的于洋老师找来了,同时也把法制副校长李阳也喊了来,有个穿警服的,对三个新生也是一种威慑。
“怎么住?”于洋老师问。
“老规矩,打散。三个老生的房间各抽出一个,重开一间新宿舍,然后老房间再各安排一个新生住进去。”王耕校长吩咐。
無限大抽取 小說
结果是:第一个房间留下童象与樵夫小陶,汉大吹李翰墨调出来;第二个房间留下蜡笔小新徐新与涛涛,爬墙虎贾虎调出来;第三个房间留下羊羊羊朱阳阳和宁波老大朱当当,把打篮球的张彤和小蛔虫周乐调出来。于是就有了第四个男生宿舍,住进去打篮球的张彤和小蛔虫周乐、汉大吹李翰墨、爬墙虎贾虎。
等布置完这一切,法制副校长李阳也赶到了学校。没等坐稳,夏伟和另外两名家长带着三个孩子也到了学校,办手续来了。
一看这三个孩子,王耕校长也是一惊,首先是个头,如果不看户口本,绝对那就会看成是成年人。
最高的那个男孩叫夏宇,小名宇宇,十六岁,这个孩子就是夏伟最小的弟弟。
稍微矮一点的是个细高个,一头的长发,真名叫郑小毛,因为在家排行老三,绰号“长毛三”,十七岁,辍学。
和长毛三郑小毛个头差不多、胖乎乎的孩子叫单友高,比夏宇大一岁,同班同学。
长毛三郑小毛一看就像个混混,手臂上有一长串圆圆的香烟烫的伤疤以外,而且还有一朵瓶盖般大小的梅花文身,玩世不恭的脸上依然遮挡不住那青涩。
其他两个孩子还好,也许是刚刚从拘留所出来,眼神躲闪,暂时看不出明显的恶象。
“王校长,给你添麻烦了,这三个孩子平时表现还是不错,就是为人处事有些冲动。”夏伟一脸谄媚的笑,他的身后,站着另外两个家长和一个女孩。一个是长毛三的母亲,一个是单友高的父亲,那女孩是随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长毛三的母亲一看就没有什么文化,她还是在一边帮腔:“王校长,我家这孩子比较倔,除了爱打架,爱给人帮忙,我真的没有看出他有什么恶习。”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包,里面卷着的一摞人民币。“王校长,我家这孩子虽然已经退学,但我还是想让他继续读书,有人管着他,我才放心。”
“请问你在哪工作?”王耕校长问。
长毛三郑小毛的乡亲指指夏伟说:“我在夏总那里做保洁。”
“哦。”王耕校长明白了,他指指那女孩,“这位是他妹妹吗?”
“不不,她是我儿子的女朋友。”
暖春中你终将苏醒
王耕校长吃了一惊,看着面前这眉清目秀的女孩不过就是一个中学生,她和长毛三郑小毛竟然谈恋爱?这种母亲当的就让人无语。
他转脸又看看单友高的父亲,职业不用问了,与蜡笔小新徐新的父亲一样,穿着环卫工人的服装。他问道:“你的孩子怎么回事?”
单友高的父亲比较木讷,“我们两口子都做保洁,他妈妈在菜场,我在中心广场,平时顾不上对他的管教,这个败家子不学好,一点也不让我们两口子省心,天天打架不好好学习,要把我两口子气死他才高兴。”
王耕点点头,单友高倒是一个原生家庭,可是由于职业的关系,早出晚归,给予孩子的引导与帮助太少。
“如果你们三位学生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愿意接受,需要你们在这份协议上签个字,交纳一定的生活费用和学杂费就可以了。”
“啊,还要签协议啊!”三个家长一齐叫起来。
“是的,对孩子的教育与安全,我们需要家庭与学校保持高度的一致,需要你们的配合。如果连基本的配合都不愿意,这孩子我们不能接收。”
“愿意,我们愿意出钱。”夏伟和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连忙表态,而单友高的父亲一直沉默不语。
“这不仅是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家长的配合,包括孩子节假日回家后的管理与教育,包括不能让他们接触网吧,不能接触生活上的不良习惯,如抽烟、酗酒、赌博、色情、迷信等等。”王耕校长补充。
“这,这……”首先是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面露难色,“我家儿子已经有烟瘾了怎么办?”
“阿姨,他可以戒!”一直站在长毛三郑小毛母亲身边的那女孩突然张口说话,倒是把王耕校长吓了一跳。看得出来,她非常支持长毛三郑小毛复学。
“那就签吧!”夏伟带头拿起笔,开始签起来。
那边王耕校长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